第20节_重生之将门毒后
乱书库 > 重生之将门毒后 > 第20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20节

  蔡霖额上的冷汗顺着脸庞滑落下来,他怔怔的看着面前的沈妙。

  沈妙上前几步,弯腰捡起地上的长弓。全场所有的人都看着她的一举一动,眼都舍不得转开。

  这实在是意料之外的画面。原本以为会看见沈妙吓得昏厥或者形容失态,偏偏她一点事也没有。反而是蔡霖而已冷汗涔涔,三支箭一支也未重。

  短暂的沉默过后,台下众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。

  “果真是虎父无犬女!这沈家小姐好胆量!”说话的这人与沈信平日里交情不错,原先听闻沈妙草包愚蠢的事实还有些怀疑,今日一见,只道那些话都是流言。有这等胆量和气魄,哪里就是草包了?分明就是有心之人故意为之,故意抹黑小姑娘的名声。

  “的确不错,你瞧方才她眼都未眨,那箭头再偏点可就划伤脸颊了啊。这姑娘真是有大将之风,便是换了我等,大约也会吓一跳的吧。”

  “你也不瞧瞧她是出自哪家人?沈将军的姑娘还能坏的不成?看来原先那些话都是传言,不可信,哎,难怪要故意抹黑她了,木秀于林风必摧之,小小年纪这般出色,难怪惹人嫉妒。”

  官场上的人大多对沈信的态度都还是不错,毕竟有着许多的利益相连。况且他们整日在朝堂行事,不如后宅妇人心细,看待事物的眼光也不同,以往都是沈妙年纪小,如今年纪渐长,自然就发挥出优秀的本色了。

  周王和静王对视一眼,静王摇头叹道:“看来你我二人都错了,她还真是个胆大之人。”

  “老九现在可是后悔了?”周王笑着看向傅修宜:“这般不同寻常的女子,原先怎生会拒绝的?”

  “人一夜之间便不会发生这样的改变,不是这沈五小姐遇着了什么高人,就是她原先故意装傻,无论哪一种,老九你可都是亏了。”静王道。

  傅修宜微笑着道:“窈窕淑女,可惜并非我心悦之人。”后悔吗?傅修宜倒也不觉得,只是沈妙沉静的模样落在他眼中,倒显得有些刺眼。他也不信人一夜之间会变的与从前判若两人,难不成真是从前都在装傻,可是为何要装傻,莫非是故意这样让自己嫌弃的?

  裴琅端着的茶杯放了下来,不知为何,方才竟紧紧的为沈妙揪心了一把。而她却出乎人意料的稳住了,不仅稳住了,还将蔡霖吓得寻常的箭都拉不好。

  沈妙竟如此厉害?

  “果然是个妙人啊。”豫亲王满意的笑了,盯着沈妙的身段紧紧不放:“不知……。是何滋味呢?”

  裴琅皱了皱眉,豫亲王这话,大约又是在想什么肮脏羞耻的事情了。可惜他人微言轻,却并不能做什么。

  “你输了。”楼阁上,谢景行斜斜靠窗坐着,气定神闲道。

  “竟然是这种结果!”苏明枫一双眼珠子都快瞪出来,看了看谢景行,又看了看远处的台上,问:“你是不是早已知道了?”

  “愿赌服输。”谢景行站起身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。

  “行啊,我认输,要罚什么?”苏明枫答得爽快。

  “罚你这场比试后,为我庆祝喝酒,埋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如何?”

  “你可真是黑心肠。”苏明枫骂道,随即又意识到了什么,疑惑的问:“不过,为何而庆祝?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吗?”

  “现在没有,马上就有了。”谢景行挑眉:“非常值得高兴的事。”

  台上,沈妙将草果子递给蔡霖。

  蔡霖接过草果子的手有些发抖,他问:“沈妙,你可曾学过步射。”

  “不曾。”沈妙微笑着看他:“今日是第一次摸弓,不过既然能步射三支箭,一支不明白,还有下一支,总归会学会的。”

  蔡霖打了个冷战,不可置信的看着沈妙:“你莫不是在胡说?”

  方才沈妙表现的淡定从容,倒像是经常与人做这种事情一般。他侥幸以为沈妙定是熟手,毕竟沈信是威武大将军,亲自教导自家女儿箭术也有可能的。可现在沈妙居然说今日是第一次摸弓?

  她怎么敢!

  他道:“你什么都不会,怎么能步射?这草果子分明就射不中,我岂不是白白送死?”

  “蔡公子也未免太可笑,”沈妙平静的开口,她的声音不高不低,说话的时候正好能被全场人听到。所有人都瞧着那紫衣少女低眉敛目,偏偏气势咄咄逼人。

  “方才蔡公子挑我上场的时候,可不曾问过我会不会步射。方才朝我射箭的时候,也不曾问过我会不会送死,怎么到我步射的时候,就问我会不会,能不能了?”

  这话抵的蔡霖哑口无言,的确,他只是为了沈玥出气,故意选了沈妙不会的步射。可现在却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。

  “沈姑娘,犬子顽劣,本官替他向你赔个不是,你莫要计较。只是你如今的确不会步射,这样难免会出意外,与你也不好追究。”蔡大人终于忍不住,在自家夫人不时地使眼光的情况下突然开口。话一出口他便老脸一红,但也实在没办法,虽然丢人,可也比自家幼子失了性命的好。

  他甚至用了“本官”,来威胁沈妙。虽然这样欺负一个小姑娘不好,可蔡大人也有些埋怨沈妙的不知变通,语气里不由自主的就带了些威严。

  可沈妙哪里就会被一个官员唬大?她和匈奴打过交道,和秦国皇室打过交道,和明齐的帝王打过交道,臣子,还真没放在眼里。

  于是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瞧着沈妙下巴微昂,蔡大人本就站在台下,于是远远看去,竟如匍匐在沈妙脚底的臣子一般。而沈妙的话更是让众人目瞪口呆。

  她说:“蔡大人,方才我堵上了自己命,现在轮到蔡霖来赌命了。生死状已立,白纸黑字写的清楚明白,便是我今日将他射死了,也是堂堂正正没有一丝半点的关系,愿赌服输。”

  不等蔡大人说话,她又继续道:“人无信不立,这规矩是蔡霖亲自提出的,现在出尔反尔,难道蔡大人在官场上也是如此作风,一旦势头不对,立刻就能改规矩?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猜!熊孩子会不会没命!

  ☆、第四十七章见红

  “人无信不立,这规矩是蔡霖亲自提出的,现在出尔反尔,难道蔡大人在官场上也是如此作风,一旦势头不对,立刻就能改规矩?”

  之前蔡霖说:“广文堂可没有特意为某人而开的先河。挑战的人说什么规矩就什么规矩,怎么,堂堂的大将军的女儿,也是这样的胆小鼠辈?”

  他的话还犹在耳边,如今沈妙就原物奉还,直打的蔡大人脸上清脆作响,直堵得蔡霖哑口无言。

  “规矩是你们定的,如今也是你们不干的,红口白牙一张嘴,怎样都成么?明齐的大人都如此?”她话语锋利,毫不留情的就将事情往大了说,蔡大人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。

  官场上那么多同僚,今日在场的有他的亲故,自然也有他的劲敌。沈妙这番话落在有心之人耳中,谁知道会拿出来做什么文章,更何况此处还有皇家人,一个不好引来皇室的猜忌,别说是蔡霖了,就是整个蔡家怕也会跟着遭殃。

  “沈家小姐说的不错。”说话的却是豫亲王,他古怪的冲沈妙笑了笑,道:“蔡大人,蔡公子自己立的规矩,自然要自己来完成。”

  豫亲王何时会好心的替人解围帮腔,此话一出,顿时众人的目光就朝沈妙投来,其中各种意味,有了然的,亦有轻视的。

  周王和静王对视一眼,静王叹道:“连王叔都开口了。”

  “或许我们会多个年轻的王嫂?”周王说完,自己也觉得好笑,摇摇头不说话了。

  豫亲王已经发话,蔡大人就算再有什么不满此刻也万万不敢反驳了。他心中虽然惊怒,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道:“是……是下官思虑不周。”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瞪了一眼蔡霖,转身走了。

  蔡霖眼睁睁的瞧着父亲离开,心中也不是不急。他本来觉得,沈妙大约也只是嘴巴上厉害,可对上沈妙那双清澈的眼眸,心中就不由得有些发寒。她像是一只不动声色的野兽,明明看着是个还未长成的小姑娘,怎生那感觉那么吓人呢。

  他压低声音道:“你若伤了我,蔡家必定饶不了你。”这也算是威胁了。蔡霖现在也是骑虎难下,沈妙那箭术,若是射偏了一分,他的这条小命也就不保了。他与好友狩猎的时候,也曾见过箭射偏的时候,射进猎物的眼睛或者屁股,总归不是一箭毙命,猎物挣扎的模样可真是惨烈。难道自己如今就是那待宰羔羊?

  他这般威胁,只希望沈妙下手知分寸一点,轻轻拉拉弓,做做样子便罢了。他再次低声道:“若你这次识相,日后……日后我便不在广文堂寻你麻烦。”

  沈妙轻轻挑眉,抬眼看着他。

  蔡霖神色紧张,生怕她不答应似的。可惜这样的人,她上辈子见得多了。不过是欺软怕硬,如今是怕了所以松口,一旦今日之事过去,蔡霖必然又会如从前一般,甚至还会因为落了面子伺机报复。

  就像是丛林中的一只刚离了窝的狗獾,以为自己在丛林中称霸了,遇上凶猛的狼便变了脸色,可等日后有机会,这只狗獾还是会想法子来跃跃欲试。

  可惜她从来就不是什么狼,她是老虎。要怎样令这只狗獾永远不敢再次上前招惹,那就是……一口咬断他的脖子,让他永远、永远都不敢起挑衅之心。

  她微微一笑:“之前我问过你,我就在这里,你敢杀吗,你方才的箭术已经替你回答了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现在这个问题到我面前了,你想听听我的回答吗?”

  她小脸光洁如玉,微微尚且带着幼嫩,仿佛春日生长的幼芽可怜可爱,可是话语却凶残的令人心悸。

  “我敢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她就转身走到射击的台上去了。

  蔡霖怔怔的立在原地,直到校验的考官叫他的名字,他才回过神来。这才发现全场的众人都瞧着他,目光中尽是看好戏的神色。

  她的目光远远的落在女眷席上粉衣少女身上,沈玥正与身边人说着什么,并未朝台上瞧一眼,他忽的有些失落,便觉得自己此刻的举动更加让人厌弃了。

  本就是他挑起的,现在焉有退缩的道理。若是输给了一介女子,怕是蔡家也要在京城沦为笑柄,更何况、更何况还有沈玥在台下看着。若是他出丑,日后还怎么

  面对沈玥?

  一个小小的女子,说的那般可怕,莫非她还敢真的杀人不成?就算立了生死状,杀一个人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说清楚的事情。

  想通这一点,蔡霖便在心里为自己鼓劲儿,故作平静的走到三丈外的白线外头,将草果子放在头顶上。

  众人瞧瞧他,又瞧瞧沈妙,总觉得有些奇怪的感觉。

  远处,谢景行开口道:“你猜,中是不中?”

  “当然不中了。”苏明枫瞪着他:“且不说她有没有这个胆子敢射伤蔡霖,就算她敢,她有这能耐吗?闺阁女子习武本就少,再者沈妙之人,你在定京就该知道,她什么都不会。”

  谢景行低低一笑:“未必。”

  “你莫非又要与我赌一局?”

  “何必多此一举,我都已经看到了结局。”

  苏明枫习惯了好友凡事说一点的神秘,便道:“什么结局?”

  谢景行懒洋洋道:“你输。”

  沈玥看着台上的沈妙,无端的心都揪紧了。她小声的问陈若秋:“娘,她会射伤蔡公子么?”

  “自然不会。”陈若秋看着自己女儿今日也是被沈妙弄得有些魔怔了,不由得心中叹气。想着到底是年轻了些,还沉不住气。她道:“哪里就有那么容易就射中了,我听你大伯说过,那拉弓也是要力气的,你五妹妹平日里在府中何时拉过弓射过箭,怕是将那弓拉开就已经费劲了力气。你便不要胡思乱想了,你五妹妹只是闹着玩儿呢?”

  沈妙真的是闹着玩么?

  自然不是。

  她提手,搭箭,拉弓,动作一气呵成,流畅的像是早已练习过千百次。没有娇滴滴的拉不住手,亦没有犹犹豫豫不知怎么做。动作规整的不得了,让人毫不怀疑她是熟练的弓箭手。

  下一刻,离弦之箭带着满身杀意朝着蔡霖奔去。

  全场安静下来,在极度的寂静中,掉在地上的箭矢发出清脆的响声。

  而箭头,尚且带着一点红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茶茶明天答辩,这几天存稿箱的干活,求个人品(づ ̄3 ̄)づ╭?~

  ☆、第四十八章第三支

  台上台下,所有的人都凝固成一个静止的画面。

  打破这画面的是蔡霖,他伸手摸了摸左脸颊,那一处被刚刚的箭矢划擦而过,显出一点殷红的血迹来。

  所有人都惊呆了。

  沈妙竟然真的敢射,不是在半途中就让箭矢停下来,也不是故意射的老偏,她离草果子说近也不近,说远也不远,却偏偏擦着蔡霖的脸颊而过。

  蔡霖高声喝道:“沈妙你做什么!”话音未落,第二支箭矢已经带着劲风扫来,不偏不倚的擦着他右脸颊而过,蔡霖顿时感到右脸颊一阵火辣辣的疼,伸手一摸,赫然发现正是一抹血迹。

  他几乎已经快疯了。不可置信的瞪着沈妙,蔡大人也很想制止,可是豫亲王还坐在前面,他怎么也不敢动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uanshu.cc。乱书库手机版:https://m.luan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