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节_重生之将门毒后
乱书库 > 重生之将门毒后 > 第6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节

  也是个非常正直勇敢的人吧。

  沈妙这样想,只见蔡霖从人群中挤了出来,手里捧着一个小布包递给谢景行,恭恭敬敬的道:“小侯爷,这是您吩咐我去找的医书孤本。”

  一个小霸王,对人这样毕恭毕敬,直教人惊掉大牙了。可转念一想,可不是么,比起蔡霖,谢景行更是这定京城中的一大霸王。谢家更是霸王中的霸王,这么一想,觉得蔡霖对谢景行的态度又可以理解了。

  冯安宁悄悄跟沈妙咬耳朵:“你觉得谢小候爷比起定王殿下如何?”

  沈妙噎了一下,冯安宁突然跟她这么要好她还有些不习惯。她认真道:“谢小候爷更胜一筹。”

  岂是一筹,在她看来,傅修宜这样黑心肝的小人怎么能和谢景行这样的少年相提并论。当初婉瑜和傅明在读明齐正史的时候,读到谢家那一段,也曾偷偷的与她说,觉得谢景行是顶天立地的好男儿,死的着实可惜。

  连自家儿女都称好的少年,必然是好的。

  冯安宁有些惊讶,半晌才道:“看来你果然是真伤心了。”

  沈妙懒得跟她解释。便见马上的谢景行一把接过包袱随手绑在马鞍上,看了一眼蔡霖,什么话也没说,潇洒的扬鞭转身就走。

  马儿激起滚滚烟尘,依然掩盖不了马上少年的风姿。仿佛天上的旭日,天生就是耀眼的光芒。

  蔡霖有些失落,周围的少女们难掩失望,大约是想着谢景行能多呆一些时间。很奇怪的,谢景行是唯一一个,在少女中名声在外,少年们却也不因此嫉妒的贵族子弟。可能是他与旁人迥异的行事风格,着实令人羡慕吧。

  沈妙掩下眸中的深思。谢家倾覆,沈家也会随之迎来滔天灾祸。两家既然是唇亡齿寒的关系,可否缓和一下呢?若是天家那位想要动手,或许也要掂量掂量有没有这个能力?

  救下谢家,救下谢景行。只要这样,便是给沈家增添了一分筹码。

  沈家老实厚道,谢家飞扬跋扈。皇室最先对付的是谢家,她,或许可以和谢家做一笔交易了。

  ……

  谢景行一路骑行,终于在某处酒馆面前勒马。

  他翻身下马,径自走进酒馆最里面。厢房中,白衣公子容貌清秀,瞧见他微笑道:“三弟。”

  “拿去!”谢景行将手中的包袱扔过去:“以后这种事别找我。”

  若不是高阳托他找劳什子医术孤本,他才不会去找蔡霖,更不会像个傻子一样在广文堂供人围观。想到那朵绢花,更是觉得有些厌恶的拍了拍衣裳。

  高阳知道自己这个师弟历来有洁癖,微微一笑,打趣道:“你这性子,就应当多走动。那些学生年纪也有与你相仿的,你该学学他们那般生气活力。”他顿了顿,面上浮起一抹促狭的笑容:“或许也有可爱的姑娘,你年纪正好,整日孤家寡人是怎么回事。”

  谢景行已经习惯了自家师兄外表正经内心无聊的性子,微微不耐的撇过头,脑中却想到方才看见的一双眼睛。

  如幼兽一般清澈的眼睛,含着的却是深深的悲悯和无奈。那种神色都不禁让他一怔,后来那双眼睛的主人低下头去,似是羞怯了。

  但谢景行是什么人,他少年便跟随父亲走南闯北,打过仗杀过人,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。那丫头大约是想装作恋慕他,可惜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双眼睛,沉沉的如一潭死水,一丝波澜也无。

  实在很有意思。

  ☆、第十二章桂嬷嬷

  沈妙下了学堂,回到沈府的时候,天色已经有点晚了。

  沈玥和沈清依旧没有与她一道,沈妙也懒得与她们计较。沈老夫人已经休息了,她便径自回了西院。

  方走到西院,便听得一个有些热络的声音传来:“姑娘可回来啦,老奴听说姑娘落水了担心的不得了,眼下看着姑娘好了心里才落下石头。”

  侧过头,便见一名中年妇人朝这里走来,这妇人约摸四十多岁的年纪,身形略胖,肤色稍黑,穿着一件青色比甲袄子。虽然看上去款式普通,那料子却是不错的。腕间一只沉甸甸的银镯子,满眼都是笑容。

  “桂嬷嬷。”沈妙淡淡的答道。

  那妇人似乎没觉得她有什么不对,一个劲儿的道:“老奴本想早些过来的,奈何然儿一直病者不曾好,一直折腾来折腾去,实在没法子,只得把然儿丢给他娘,自个儿先回府,看见姑娘好才安得下心。”

  这话说的讨巧,便是沈妙在她心中比自己的亲孙子还要重要。若是往常,听完这话沈妙便又该大大的感动一回了,然后说些安慰的话语,拿些银子给桂嬷嬷让她回去给孙子看病。

  可是再来一世,再看眼前的妇人,沈妙几乎要在心里嘲笑自个儿了,当初是怎么会瞎了眼认为这样的人是忠仆?

  沈夫人生了沈妙没多久,沈信便带令出征了,沈妙年纪尚小不能舟车劳顿,沈夫人只得忍痛将她留在沈府里。沈老夫人为她请了奶妈,就是如今的桂嬷嬷。桂嬷嬷是庄子上农户出生,当初沈夫人也是看她勤快又老实,后来见桂嬷嬷将沈妙奶的好,更是将她放心的留在沈妙身边做教养嬷嬷。

  可这世界上,人都是会变的。

  沈府里西院本就人丁稀拉,做主的是东院的两房和沈老夫人。桂嬷嬷原先还老老实实的带沈妙,可越到后来,越是看清了局势,毫不犹豫的投奔了东院沈老夫人。桂嬷嬷性格谄媚,当初自己铁了心要嫁给傅修宜,桂嬷嬷也没少在其中煽风点火。

  不过最可恨的,是当初沈老夫人带着自己那位远方侄女来投靠沈家,那位侄女被大哥沈丘占了清白,非要大哥讨个责任,最后成了她的嫂子,把大哥的后院搞得乌烟瘴气。而那位侄女被沈丘侮辱,就是桂嬷嬷做的人证。

  如今想来,实在是一出蹩脚的戏码。

  一次不忠,百次不用。况且如桂嬷嬷这样的人,百次不忠,她自然要好好地收拾收拾。这样往外跑的狗,养着倒不如仗杀。

  桂嬷嬷等了许久也没听到沈妙的打赏,面上维持的慈爱神情一时间有些僵硬。她忍不住抬头看向沈妙,却见沈妙淡淡的看着她,没什么特殊的情绪。

  她的心中“咯噔”一下,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有了一种心虚的感觉。

  下一刻,便听到沈妙不咸不淡的答:“哦,那真是辛苦嬷嬷了。”

  谷雨轻轻哼了一声,有些嘲讽的看了桂嬷嬷一眼。她向来看不上桂嬷嬷这种谄媚的小人模样,仗着是姑娘的奶嬷嬷在西院里横行霸道。偏偏自家姑娘从前被个桂嬷嬷哄得服服帖帖的,听信了桂嬷嬷不少谗言,害的和西院本来的下人们都离了心。

  如今可好,姑娘自落水醒来后,倒像是看清了不少事情,眼下对桂嬷嬷这般不冷不热的态度,着实让谷雨心中大大快慰了一回。

  桂嬷嬷讪讪一笑,她也摸不清为什么沈妙今日待她态度这般冷淡。想着莫不是沈妙是因为落水之事心情不好,笑着劝道:“老奴劝姑娘一句,莫要太过伤心,保护着自己身子才是。姑娘花一样的人儿,定王殿下心里定是喜欢的,总有一日……”她向来会说讨喜的话,平日里捡沈妙喜欢的话来说,最能得沈妙欢心。可今日这番话一出来,却见沈妙变了脸色。

  “嬷嬷这般说话,可是想要污了我的清白?”沈妙冷然道:“虽说父亲和母亲如今不在将军府,可我也是将军府嫡出的小姐,也是西院的主子,寻常家中尚且要知晓清白名声,嬷嬷这般说,岂不是故意陷我于水火之中?”

  桂嬷嬷一愣,下意识道:“姑娘怎么能这么说,老奴也是为了你好……。”

  “这样说来便是我的错了?”沈妙冷笑一声:“也好,不如去向老夫人问个明白,如今将军府女儿的清白都是大白菜了不成?便是大白菜还值几个铜钱,桂嬷嬷你说的这般堂皇,我不禁要问是否是我太过不知礼仪。”

  许是没料到沈妙突然之间换了势头,便是心情不好也不该拿自己出气。桂嬷嬷在西院里横行霸道惯了,平日里沈妙也被她拿捏的很好,今日这般,甚至当着谷雨和惊蛰的面被下了面子,心中有些恼怒,不由得道:“姑娘这话实在是折煞老奴,老奴跟在姑娘身边十几年,姑娘怎能认为老奴是故意害人?”

  “放肆!”惊蛰高声道:“姑娘是主子,桂嬷嬷你怎敢跟姑娘这般说话?”

  桂嬷嬷一惊,也懊恼自己方才激动了。可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,这周围又有许多围着看热闹的下人。她只当沈妙那是那个容易被哄的小姑娘,忙又软了声音道:“姑娘,老奴是真心心疼姑娘,老奴跟了姑娘这么多年,心中早就拿姑娘当自己的孩子。方才都是老奴说的不对,姑娘莫要生气,仔细着别气坏了身子。”

  拿她当自己孩子看待?沈妙心中冷笑一声,她倒觉得桂嬷嬷是个妙人儿。平日里从她这里得了不少银子,却把东院的当正经主子。最后还害得她大哥吃了那样一个大亏。若是上辈子,后宫中遇到这样的刁奴,她早已一道懿旨让人打死丢出去了。不过现在么……。既然桂嬷嬷诚心投靠东院的,那就借她的手让东院吃个亏如何?

  她挑了挑眉,语气淡淡道:“既然桂嬷嬷知错,便只罚三个月月钱吧。”

  桂嬷嬷神色一僵,沈妙唇角一扬。

  没有银子的桂嬷嬷该怎么办呢?

  自然是去东院表忠心了。

  ☆、第十三章暗自勾搭

  夜里起了凉风,越近深秋,天气一日比一日寒冷。定京又处在北地,越发的冷的出奇。

  灯火下,少女手捧着书,斜斜倚在榻上慢慢翻阅。身边的茶水凉了尚且不自知,只是看的出神。

  白露呆呆的看着自家姑娘,仿佛一夜间,这个姑娘便变得不像是往日那个了。便如此刻这般静静的看书,莫说是以前的沈妙最讨厌看书,现在看起来模样,如果不是知道那是自家姑娘,白露甚至会以为看到了什么贵夫人。

  一个小姑娘怎么会有这种气势呢,白露有些不明白,自己站在原地发呆。直到霜降走过来推了她一把,小声斥责道:“傻站着干嘛?”走过去将披风披到沈妙身上,温声劝道:“姑娘,眼下时间也不早了,明日还要去广文堂,还是早些歇息才是。”

  沈妙摇了摇头:“你们先休息去吧,我再看一会儿。”

  哪有主子不睡丫头先休息的道理,霜降无奈,还想再劝一会儿,却被给沈妙换茶的谷雨拉住,待换了茶,将她和白露一并拉到了外屋。

  “怎么啦谷雨?”白露不明白:“姑娘身子才刚好,你怎么也不跟着劝劝。”

  “我怎么没劝?”谷雨头疼:“只如今姑娘哪里听得进去我说的话?今日看书都看一天了,我猜约摸是先生的功课,姑娘打定主意看,我有什么法子。”她忧心忡忡的看了里屋一眼,原先怯懦的时候,时时都要人拿主意。如今不怯懦了,却是自己拿的主意大家都不敢反驳。近身伺候着,谷雨越是能感觉到,沈妙每次发号施令,根本让人不敢拒绝。

  就那么淡淡的说话,也透露出一股子威严劲儿。似乎老爷发火都没这么可怕,谷雨叹了口气。

  屋里,沈妙还在看书。

  她看的认真,一点儿细节都不放过。若是能认真的看一下,便能发现,她手中拿着的正是“明齐正史”。自开国以来到现在明齐发生过的大事,她孰知未来几十年将要发生的事情,也准备寻求一些方法来阻挠悲剧的发生。在这之前,她必须要找到这些簪缨世家如今情况的源头。

  皇帝下令铲除这些世家大族的脚步就快要近了,沈妙记得清楚,如果不出意外,下个月便会有一场浩劫。敌人的敌人便是友人,若是这些簪缨世家到了,很快就会轮到沈家。

  在沈信没有回来之前,沈府只能由她一个人撑着,还要提防东院里的那些豺狼。

  沈妙料想的不错,这天晚上,桂嬷嬷进了荣景堂,她是过来送这次回庄子上带着的特产,却是同沈老夫人身边的张妈妈拉了一通家常,话里话外都是沈妙越发行事忤逆,动辄迁怒下场的话。

  张妈妈哪里不知道她的心思,陪着不咸不淡的说了几句后,桂嬷嬷又让张妈妈在沈老夫人面前美言几句,这才离开了。

  她刚走出荣景堂的院子,便瞧见任婉云身边的丫头香兰走过来,看见她便笑了:“桂嬷嬷,我正要找您呢。”

  “哟,”桂嬷嬷眯着眼睛一看,见是香兰,便也笑了:“香兰姑娘找我什么事儿呢?”

  “也没什么大事,”香兰过来拉着桂嬷嬷的胳膊:“就是咱们太太听说您知道有一处卖口脂的地方,口脂卖的特别好看,想找你问问那卖口脂的在什么地方。”

  这话里明显便是个借口,当时任婉云想要找桂嬷嬷过去说什么私密话。桂嬷嬷心知肚明,也顺着香兰道:“这是什么事儿,太太既然想听,我便告诉太太那地方,说起来那口脂,许多官家的小姐太太都爱用呢……”

  待同香兰来到了彩云苑,外头的丫鬟婢子都已经打发走了。

  任婉云坐在榻上,沈二老爷这会儿还在外头应酬不曾回来,她便在一边随意的做会儿针线,大概是在绣个荷包,却是边绣边吃着旁边一碟子葡萄。

  这可是个稀罕物,都这个天气了,定京城里是寻不到葡萄的。也就沈二老爷有本事,讨了一筐子过来,给自个儿院子的女人们分吃了。

  桂嬷嬷心中暗暗啐了一口,虽然表面上瞧着沈家二房当家没亏待大房,可沈妙用的吃的,表面上看着光鲜,却是如同那商户家一般上不得台面的暴发户东西。便是说这吃食吧,沈妙可就没有这葡萄待遇。

  她心中兀自想着,却是任婉云终于放下了手中的针线,开口道:“桂嬷嬷。”

  桂嬷嬷忙回过神,应了:“太太,老奴在的。”

  任婉云已经是四十岁的人了,虽然保养得极好,眼角却还是有一些细纹。只是坐在那里,穿着上好的料子剪裁得体的衣裳,举手投足都是当家夫人的派头,即便是笑着,也有些威严的模样。

  她道:“听闻你回来了,如今小五身子方好,你需得好好照顾她。”

  桂嬷嬷心中嘲笑,道谁不知道东院巴不得西院倒霉,任婉云又怎么会如此好心,不过是掩人耳目罢了。果然,只听得任婉云又道:“这些日子,小五大约是落水心情不大好,大哥大嫂不在,我这个作婶子怎么做都是错。便是想要听些什么消息,也须得从你这里来听了。”

  这便是要桂嬷嬷将沈妙的一举一动都说给任婉云听了。

  桂嬷嬷忙道:“太太有心关怀五姑娘,是五姑娘的福气。不过依老奴看,五姑娘这次落水,也的确是生了气。这几日性情都变了不少,连带着对老奴也生分了。别的不说,便是今日好端端的,老奴也被罚了三个月的月钱。”她愁眉苦脸道:“老奴听闻五姑娘落水,心中焦急,连自家的小孙子尚在病中都不管,谁知道五姑娘斥责老奴,老奴心中也不好受。”

  任婉云有些不耐烦听这老货的言外之意,便道:“小五,终究是因为心病。那桂嬷嬷你看,小五对定王殿下的态度可曾改变了?”

  这才是她最想问的话。

  桂嬷嬷眼珠子转了一转,道:“五姑娘似乎是想与定王殿下划清界限,今日都不让老奴提起。不过老奴带了五姑娘这么多年,清楚她的性子。五姑娘在定王殿下一事上异常执着,怕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。这些话,大约只是姑娘家气急之下的话,当不得真的。”

  话音刚落,任婉云的面上便浮起一丝狠戾。

  ☆、第十四章母女

  桂嬷嬷走后,沈清从屏风后走了出来。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uanshu.cc。乱书库手机版:https://m.luan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