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1节_重生之将门毒后
乱书库 > 重生之将门毒后 > 第61节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第61节

  定京城的这些流言蜚语,大事小事,沣仙当铺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全知道了。

  季羽书埋头打着算盘,一边对着对面两人道:“江南陈家这笔买卖实在划算的很,这么一大笔银子,这当铺三年都不用开张了。”

  “你就把这么多的银子全部吃了,一点儿也不给沈五小姐留?”高阳戏谑的道:“好歹人家才是卖消息的人。”

  季羽书一撇嘴:“她自个儿说了银子都归我,我冒着这么大的险给她造了个消息,要不然豫亲王府这事儿能处理的这么干净没有后患么?”他道:“再说了,要不是他跟陈岳山说不要银子,这笔买卖做完,我能三十年不开张。托她的福,我少赚了这么多,要不是看在她是个女人,我、我非要她好看!”

  “你若是真的给她好看,我定会为你送上一副棺材。”高阳轻摇折扇,笑容温文尔雅,只是说出的话却是让人牙痒痒:“豫亲王想害她,最后被她灭了满门,自家姐妹算计她,她就要了人家一条命。这样心狠手辣的姑娘,我赌你在她的手中不过三招就死了。”

  “你少来。”季羽书不满:“小爷我有那么弱吗?再说了,再如何厉害,她都是女人,女人就是有弱点的。”季羽书看向一边漠然喝茶的谢景行,道:“这么说吧,倘若有朝一日沈五小姐爱上了咱们谢三哥,那肯定叫一个痴缠娇嗔,任她这个百炼钢也抵不过咱们三哥的绕指柔,到那时,谢三哥就算拿剑指着她,想必她眉头也不会皱一下。”

  “呵呵,”高阳冷眼看他:“到那时,她一定先将谢三大卸八块再剁成肉泥喂狗。”

  “谢三哥,高阳骂你是狗。”季羽书立刻告状。

  谢景行把玩着手中的簪子,白了他们二人一眼,面上少见的带了一丝肃然。

  “他们来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熟悉的xx之死来啦,娘娘在勾引裴先生哈哈哈,小侯爷要炸了…

  另外,感谢亲们送的评价票,不过送三星二星的茶茶真的要哭晕在厕所了,真的有这么难看么┭┮﹏┭┮

  ☆、第九十二章玉兔节

  “他们来了。”

  随着谢景行的一句话,高阳方才戏谑的神情也顿时收起,看向他道:“你说,他们来定京城了?”

  “这几日你们留意些。”谢景行皱眉:“豫亲王府的东西可能传出去了,未免暴露你的身份,这些日子你们都不要出去。”

  “可是你一个人怎么行?”不等高阳开口,季羽书便急道:“你本就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这下他们入了定京城,肯定会先来找你。你又不能惊动京城中别的人。”

  “不用担心。”谢景行伸了个懒腰,笑容蓦地绽放出一丝狠意:“我等他们来也很久了。”

  “谢三哥,你又要教训人了么?”季羽书双眼亮晶晶的看着他:“这次能不能带我一个?”

  “行啊,”谢景行漫不经心道:“你就当个靶子吧。”

  高阳:“……”

  ……

  定京城关于豫亲王和沈家的这点子事情,很快就淹没在年关将近的喜悦中了。既是新年,四处都洋溢着热闹的氛围。那个暴风雪夜里的惨烈屠杀,以及阴森牢狱中的绝望自尽,似乎都被人抛之脑后。

  没有什么比迎接新的一年更加重要,时间不会就此停止,新的雪覆盖旧的雪,新的谈资覆盖旧的议论,新的希望永远比过去更令人欢喜。

  宫中帝王也并未因为此事而显出什么郁色,甚至还花了大量银子在宫中铺设宫宴,邀请众位妃嫔同乐新年,显然,胞弟的死亡并未让文惠帝感到忧伤,这未免令百姓们觉得皇家无情的传言果然是真,不过只有真正聪明的人才知,文惠帝了了一个后患,处理的这样干净利落,自然是心中高兴地。因此就连衙门那头迟迟找不出灭门凶手,整个案子变成了一桩悬案,文惠帝也并未太过追究。

  沈清和豫亲王一同葬入了王室墓穴。不过因着沈清是自尽而亡,当时身份又太过尴尬,皇家也并未给予什么补偿。这便又让沈老夫人很是不忿了一阵。

  沈府西院中,白露和霜降正将沈妙屋子里的书拿出去晒太阳。

  沈信和罗雪雁一大早就去校场操练新兵去了,年关有征收的新的兵丁,还得训练一番。沈丘也跟着去凑热闹,西院中就只剩下沈妙一人,

  “前几日大少爷又让人送了好些书来,要不然也一起拿来晒一晒吧?”谷雨问沈妙道。

  “那些书我还有用,不必晒了。”沈妙答。自从沈丘在沈妙房中瞧见了许多兵书后,立刻兴高采烈的将此事告诉了沈信和罗雪雁,不过沈妙从前都未曾表现出自己喜欢兵法之事,沈信和罗雪雁也以为她只是一时兴起,尽管如此,还是令人搜寻了许多兵书过来。

  不知道的,还以为沈家打算养个小女将军。沈妙自然是没有做女将军的打算,只是沈家军日后要面临的危险还有很多,而她只能凭借着上一世的了解来为沈家军度过这些可能出现的难题。多看看总是没坏处。

  白露一边翻动书页一边道:“明日就是玉兔节,听人说今年万礼湖边有万人灯火的盛像,姑娘明日去不去啊?”

  玉兔节是明齐的节日,在每年新年的前一日夜里,人们走出屋中,来到大街小巷看花灯猜灯谜,好不热闹。花灯中会有一个特别大的玉兔,保佑着整个明齐来年风调雨顺,百姓们都有个好收成。今年的玉兔节与往年不同之处就在于,今年的玉兔是在水上的,介时百姓们也能在水上放上自己做的花灯,来祈祷内心的愿望。水上花灯,想想画面肯定是极热闹的。白露和霜降也都是正值妙龄的女子,贪玩爱新鲜也是常理。

  “胡说什么呢,”谷雨嗔道:“介时街上肯定会拥挤的很,姑娘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?”

  “可是往年不都去了嘛。”白露不服气道。

  “往年是往年,今年是今年!”谷雨凶道。白露说的没错,往年的这个时候,沈信夫妇也已经回了定京城,玉兔节都是整个沈府一起出门看热闹的,可是今年沈府和豫亲王府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背后的凶手还未找出来,若是有人伺机报复,沈妙的处境的确是危险的多。天大的热闹,也不及沈妙的安危重要。

  “无妨。”沈妙微微一笑:“我本来也想去瞧瞧热闹的,有爹娘大哥在身边,也断不会出什么危险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谷雨还想劝道。

  “就这样吧。”沈妙打断了她的话,走回了屋中。谷雨便只得按捺下心中的担忧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沈妙也养成了说一不二的性子,哪里还有从前事事都向二房三房那两位讨个帮忙的模样,这样有自己的心思的确是好,不过犟起来的时候,也令人十分无奈。

  沈妙回到屋中,走到自己桌前坐下,目光落在外头的梅树枝上,枝头上缀满了点点红色,却是让她想起了之前收到的那封信。

  陈家兄弟已经回了江南,在豫亲王府被灭门之后,他们便再也没有往来。沈妙极其谨慎,同陈家的所有交流都是通过莫擎向沣仙当铺递信来做的。莫擎如今卖身契都不在沈家了,别人也怀疑不到她的头上来。

  这一次,莫擎带回来的消息还有一个,之前托季羽书打听的那位流萤姑娘,终于了下落,正是在定京城最大的销金窟宝香楼中,流萤姑娘还是宝香楼中数一数二的美人,听闻在玉兔节那一日,也是要扮演玉兔仙子在万礼湖边起舞的。她很想去看一看,恰好能趁着这个机会。

  至于谷雨担心的有人报复的事情,在沈妙看来更是不值一提了。陈家兄弟本就是与她合作,哪里来的报复之说。至于沈府,如今沈老夫人每日气的除了两个儿子和二房的孙子外谁都不见。沈家二房算是垮了,沈垣忙着巴结官场上的人,最近也不会对她出手。三房更是向来韬光养晦,在这个节骨眼儿上不会生事。

  现在想起来,没有一个年竟是比今年更让人过的舒心了。

  这般想着,沈妙的唇角便微微翘起来,让外头看着她的谷雨也忍不住一怔。然而还未等她回过神,就听见惊蛰的声音响起,惊蛰自外头走进来,道:“姑娘,东院的万姨娘想来看看你呢。”

  万氏?谷雨皱了皱眉,低声道:“怎么又是她?”

  “这万姨娘怎么老往咱们院子里跑。”霜降和白露也小声道:“这也太上赶着巴结了吧。”

  几个丫鬟都对万氏不大欢迎,事实上,自从任婉云和沈清的事情过后,她们对二房的人便是厌恶有加。不管万姨娘是什么目的,总归是二房的人,整日往这边跑,还是令人不舒服的很。

  前几日万姨娘要来看沈妙的时候,都被沈妙以各种手段推了。今日她却是道: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惊蛰愣了一下,随即应声出去了。倒是谷雨几个,面上浮起担忧的神色,生怕那万姨娘又在打什么坏主意。

  片刻后,万姨娘便随着惊蛰走了进来,沈妙抬起头来看她。

  万姨娘穿着深蓝色的布夹袄,下身着一条青色的马面裙,腕间一个素银镯子,看上去是个极为朴素的人。然而细细看去,夹袄上绣着星点白色小花,裙角的裙边改成了波浪的模样,而一双白皙的手,却是涂了艳色的蔻丹,晃晃悠悠的夺人眼目。至于那夹袄的腰身,更是将本就窈窕多姿的身材衬得让人浮想联翩。而往上看,瓜子脸,大眼睛,白皮肤红嘴唇,笑笑看过来的时候,虽然极力收敛,骨子里的风骚媚气还是展露无遗。

  这是个懂得隐藏的女人,从她为了沈冬菱这么多年都不露面就能看的出来,却又是个沉不住气的女人,沈清一死,任婉云一疯,就迫不及待的出来招摇过市了。这种人,沈妙前生在后宫中见多了,有些小聪明,有些姿色,以为只要自己愿意,就能牢牢把控住男人的心,殊不知世间鲜嫩女儿数不胜数,而男人的心却是最不可捉摸,若是沉得住气,也许还能在男人心中有个特别的地位,然而一旦沉不住气,那些小聪明变成了自作聪明的可笑。

  万姨娘显然是自作聪明的那种人。

  万氏冲着沈妙福了一福,自个儿在沈妙对面的小几上坐了下来。她是侧着身子做的,双腿微微倾斜,衬得身子顺畅柔软的很,不愧是唱花旦的红角儿。沈妙平静的看着她,一句废话也没有多说,单刀直入道:“万姨娘来找我,是为了何事?”

  万姨娘没料到沈妙开口就是这么直接,竟是让她噎了一噎。她是听说如今沈府中沈信夫妇权势最大,而原先那个最草包的五小姐眼下也是个厉害的。想着是过来套套近乎,不想沈妙开口连句应酬都没有,倒让万姨娘有些摸不准,沈妙究竟是不懂人情世故还是故弄玄虚。

  其实万姨娘想多了,沈妙不理会她,不过是因为一个姨娘还不值当她瞧上眼。

  万姨娘赔笑道:“临近年关了,妾身过来瞧瞧五小姐,同五小姐祝个年。”她道:“好似之前因为大小姐的事情和五小姐闹了不愉快,妾身代老爷和夫人同五小姐赔罪。”

  沈妙似笑非笑的看着她:“万姨娘,你这么‘代人赔罪’,不知二叔二婶可知?”

  万姨娘微微一梗,却是继续笑道:“妾身自然是人微言轻,也是听老爷曾与妾身说过当日是有些冲动,妾身就自作主张,来同五小姐讨个罪。”

  沈妙瞧着她,一双眼睛眨也不眨,被沈妙这么盯着,万姨娘面上显出些坐立不安的神情,不过随即就被她压了下去,她笑道:“其实三小姐也想来瞧五小姐的,毕竟都是姐妹,不过三小姐最近有些畏寒,怕见了风头,只说身子好些了再来同五小姐说说话。”

  沈冬菱?沈妙挑了挑眉。

  沈府除了三个嫡女外,其实还有一个庶女,就是二房的沈冬菱,万姨娘所生。沈府中,三房沈万和陈若秋统共只有沈玥一个女儿,沈信夫妇只有沈妙和沈丘,这二房沈贵却是收了满房姬妾,也有生下庶女的,不过没过多久就夭折了,这也就是为何沈家嫡女们的排行有些奇怪的缘故。

  沈冬菱排行第三,便称为三小姐。任婉云性子最善妒,万姨娘生了沈冬菱后整日呆在院子里不出来,那沈冬菱也是个体弱多病的,沈妙前生今世,竟是对着沈冬菱一点儿印象也没有。几乎是个透明的人儿,便是哪家高门大户再不受宠的庶女,也许被欺凌,被大骂,却也不会这样,几乎被人遗忘。

  这样的人,若非是真的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计,便是强的能忍受常人所不能忍。前生沈冬菱最后似乎是被任婉云当做沈贵仕途上的筹码送给了别人。今生任婉云已经失势,万姨娘重新飞上高枝,沈冬菱的命运会不会因此改变,倒是不得而知。

  “三姐身子不好,就不要出来了吧。”沈妙不咸不淡道:“若是因此又染了风寒,我可担待不起。”

  万姨娘闻言有些不悦,面上却还是带了笑的,道:“这是三小姐对五小姐的一片亲近之心呢,说来都是妾身不好,三小姐生来便带了病,这么多年来都只能在院子里瞧着别的孩子玩乐,都是妾身的错……”说罢便侧过头,以手中的帕子掩住嘴,极为伤感的模样。

  沈妙有些看不得万姨娘这般惺惺作态,淡淡道:“谁也不能做主自己的身子,再者三姐呆在院子里,未必就不好,大姐姐倒是享尽了该享受的,谁知道却红颜薄命。”她唇角微微一勾:“人的福气,倒不是表面上能看得出来的。”

  此话一出,万姨娘便有些惊疑不定的看着沈妙,片刻后才勉强笑道:“五小姐说的是。”她忽的又站起身来,看向沈妙道:“五小姐,妾身突然想起还有些事情,这就先告辞了,若是哪一日五小姐空了,想来三小姐是会来同五小姐说说话的,她身子不好,还请五小姐多担待些。”说罢,便冲沈妙福了福,又款款离开了。只是比起之前来的身影,就显得要匆忙慌乱了许多。

  惊蛰一直在一边上茶,瞧着万姨娘匆匆离去的背影疑惑道:“这万姨娘是什么意思?过来示好的么?还有三姑娘,三姑娘这么多年都未曾出院子,和姑娘统共也没见几面,怎么说的好似很有几分情感似的。”

  “说的是。”谷雨一边收拾桌上万姨娘喝剩的茶杯一边道:“现在想来,奴婢也有些记不清三姑娘长什么样了呢,好歹也是府中的姑娘,这么多年便都被藏着,大约也是为了躲二夫人,真是可怜。”

  “可怜什么?”沈妙端起桌上的茶,浅浅酌了一口:“只怕在她眼里,你们还可怜的很。”

  “她?”惊蛰不解:“姑娘说的可是三姑娘?”

  沈妙一笑:“是我走眼了,咱们这府里,可还有个聪明人呢。”

  今日万姨娘过来的目的,分明就是试探。然而以万姨娘这般聪明外露的人,能想到这个法子试探,表面上看着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宣布重新得了陈贵的宠爱,可细细一想,却又是不尽然。神龙见首不见尾,那一位未曾露面的沈冬菱,却比沈清要聪明多了。

  不过……不管她是哪一边的,沈妙都不会将她视作朋友,更不用提姐妹。

  “都防着点。”她放下手中的茶杯,对身边的丫头们提醒道。

  却说另一头,万姨娘匆匆忙忙的回到了自己院子,将门一关,三步并作两步上前,对着坐在屏风后面的人影道:“菱儿。”

  屏风后的人影一顿,看向万姨娘,万姨娘松了口气,在木椅上坐了下来,将今日同沈妙说的一番话原原本本的重新说了一遍。她本来就是扮花旦唱戏的,记性也好的很,一人将二人的对话说出来,竟好似正在面前发生似的。说完后,万姨娘才道:“菱儿,五小姐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?我听着心里有些发寒,你说……那大小姐的事情会不会和五小姐有关?”

  “姨娘慎言,”屏风后的人道:“大姐姐的事情已经过去了,外头怎么说就是什么,千万莫要再提起此事,否则,只会害了自己。”

  “我就是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。”万姨娘道。

  屏风后传来一声轻微的叹息,那坐着的人将手中的刺绣放了下来,站起身,走到万姨娘身边。

  那也是一个模样娇美的少女,比起沈清的大方,沈玥的娟秀,沈妙的端庄,这个少女,则显得柔柔弱弱,五官有些随万姨娘,生的瓜子脸大眼睛,若是眼神灵动些,大约就要被人骂什么小狐狸精了,不过她神色苍白,就连嘴唇都毫无血色,这样一来,那点媚态就减弱了几分,倒是显得有些无害来。

  她穿着一件洗的发旧的鹅黄色袄裙,那袄裙可能是万姨娘的,这少女身子发育的不如万姨娘饱满,穿起来便空荡荡的有些大,于是那丽色再打折扣,便显得有些平常。

  那少女正是沈家二房所出的庶女,沈冬菱。

  “如今一切都比从前好多了,”沈冬菱安慰道:“至少姨娘与我能大大方方的出门了,也不必受夫人的要挟。”

  “这沈府可不好过啊,”万姨娘看着自己的女儿,心中一酸:“当初是我贪慕富贵,以为进了沈府便可以下半生高枕无忧,哪知高门中人亦是辛苦。还连累了你,这么多年了,为了在夫人眼皮子底下活下去,不得不这样活着,这府中人又是厉害的,就连原先那个不声不响的五小姐,如今看着也是着实可怕……”

  “姨娘,”沈冬菱摇了摇头:“不管大姐姐的事情和五妹妹有没有关系,总归那背后的人也算是帮了我们一把。夫人如今想要再翻身也很难了,就算二哥厉害,夫人占着名头,可她自己没了往日的盼头,总归是争不过咱们的。”

  “说的也是,”万姨娘欣慰的看着沈冬菱:“总算是熬出头了。不过菱儿,今日你让我去试探五小姐,五小姐对我颇为冷淡,怕是不想接受咱们的示好,如今可怎么办?”

  “不接受便不接受吧。”沈冬菱笑了笑:“五妹妹看来也是个聪明人呢。既然如此,从此以后,还是莫要去招惹她的好。若是可以,让她去对付二哥也好。”

  “二少爷?”万姨娘一愣:“二少爷都已经入仕了,五小姐只是个小姑娘,怎么能对付的了二少爷?”

  “姨娘放宽心吧。”沈冬菱道:“五妹妹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,她可是沈府中一把最利的好刀。”

  ……

  沈府东院和西院的这点小动作,外头大约是不知道的。除了府中自己人,大约在定京城中别的人眼中,将军府都是其乐融融,上慈下孝的好景象。这在今年以前一直是的,可惜人间的事情总是在不断变化,有的时候种子埋藏的太深,总会在一个猝不及防的时候发芽生长。

  沈府外头练兵的院子里,莫擎正在同沈丘的亲兵阿智交手,阿莫是如今沈丘手下武艺最不错的一员手下,莫擎竟然也能跟他打的不分上下。沈妙当初将莫擎引荐给沈丘,沈丘也有心想要考考莫擎的本事,结果这么一考下来,莫擎还是相当不错。

  沈丘自然高兴得很,强将手下无弱兵,若是他手下的强兵越多,沈家军的威名也就能更响亮。自从招揽了莫擎后,沈丘便一个劲儿的夸沈妙有眼光,偶尔还缠着沈妙再去市井中“偶然”发现这样的人才,皆是被沈妙以白眼挡了回去。前生的侍卫统领只有一个,沈丘的说法,莫非大街小巷中都是侍卫统领不成?

  请收藏本站:https://www.luanshu.cc。乱书库手机版:https://m.luanshu.cc

『点此报错』『加入书签』